N

公司动态

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银监会通报华融信托等三公司

日期:2014年8月11日 15:26

  华融信托兑付风险今年集中发生。近期在银监会内部会议中,通报了风险严重的3家信托公司,华融信托就位列其中。

  “黑天鹅”事件在信托市场上发生的概率愈来愈高。


  8月初,有消息称,潮汕“宜华系”董事长刘邵喜被中纪委控制,8月6日下午,宜华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宜华地产应声跌停,此后停牌至今。

  宜华集团董事长刘绍喜人称潮汕“资本教父”,近年来资本运作频繁,信托公司是其最大的资金提供方。刘邵喜一旦出事,其提供资金的信托公司则被放到了烤炉上。

  多家信托公司如坐针毡,其中,华融信托的风险敞口最大,三只产品2.9亿信托能否兑付存疑。《投资者报》记者多次拨打官方网站上电话,不管是理财服务热线,还是公司电话都无人接听,不得已,记者将采访提纲发往公司的理财服务邮箱,但直到本文截稿,仍未收到公司方面的合理解释。

  对于华融信托来讲,2014年是兑付风险集中发生的年份。今年5月份,华融信托另一款高达2.7亿信托的兑付也陷入了危机中。8月初,银监会还点名批评了三家信托公司风险资产过高,华融信托榜上在列。

  2.9亿兑付危机阴影

  公开资料显示,自2009月4月至今,宜华集团通过信托项目融资金额不可小觑,达到15亿。涉及宜华地产的集合信托产品有8款,中信信托和东莞信托的产品已到期兑付,资金规模达到4亿元。有6款还未到期,华融信托项目产品有3款,资金规模达到2.9亿元。大业信托、中铁信托、方正东亚信托项目各一款,资金规模分别为3亿、3.5亿2.5亿,未到期信托项目的总规模达到11.9亿元。

  华融信托涉及的三款产品成立的时间,分别是2013年6月27日、2013年7月8日以及2013年7月22日,募集资金规模分别为2.1亿、4860万以及3650万,存续期都是两年。

  华融信托三款产品的担保措施第一条都是广东宜华以外砂项目拟开发一期365亩土地提供抵押担保。根据北京国地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于2013年评估结果,抵押物评估价值约为12.4亿元,目前抵押率仅约27%。

  从官方网站上,华融信托的三款产品仍然在正常运行中。不过,对于投资者的担忧,华融信托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投资者报》记者多次给公司官方网站上留下的理财热线和公司电话打电话,但是都没人接听。公司的服务电话400-610-9969也一直无人接听。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样是深陷刘邵喜失联事件影响的中铁信托,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对宜华企业相关情况进行了通报,称宜华集团相关信托计划一直正常收取,无欠息情况,抵押物价值充足。

  2.7亿信托后续无进展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华融信托不仅仅这三款产品出现了危机,今年5月份一款产品因正菱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也陷入兑付漩涡。

  5月28日,广西柳州公安局发布公告称,发现柳州正菱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涉案资金高达百亿,而华融信托为其提供资金支持。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3月,华融?柳州正菱集团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共有两期,规模共计为2.7亿元,预期年化收益为7%-11%,分为A/B/C/D四个等级,最长期限为24个月。

  《投资者报》记者致电柳州正菱集团,想问及案件最新进展状况,但是公司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从柳州市政府网站上也未得到相关案件最终判决情况。正菱集团的官方网站消息停留在5月份再也没有更新。对于此款产品能否兑付,华融信托集团同样没有给外界回复。

  用益信托研究员闵青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这个案件目前的情况看,由于项目方涉嫌非法集资,正菱集团可能已处于破产状态,项目方的问题确实比较严重。如果项目方资金链断裂,相关项目能否按期兑付还很难确定。

  高风险资产集中到期

  对于华融信托来说,2014年是风险最高的一年。近期银监会内部会议中,还内部通报了风险严重的3家信托公司,华融信托就位列其中,其他两家分别是中信信托和新华信托。通报批评的原因在于三家公司在短期时点上出现了风险资产高于净资产的现象。

  数据显示,2013年年末,华融信托净资本规模为28.9亿元,净资本和各项业务风险资本之和为193%,达到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规定。按照银监会的批评,华融信托应该是今年风险资产增长过快导致。

  根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以来,华融信托成立了32只产品,资金规模高达97亿元,其中房地产集团仍然占重要地位,资金规模为6亿元。最大的一笔信托贷款为50亿元,名为华融—长城贷款信托,成立于今年5月30日,投向、投资期限以及收益率等重要内容都没有披露。

  对于华融信托来说,最着急的莫过于即将到来的产品兑付高峰期。

  最头疼的是矿产能源信托风险。去年以来,无论是中诚信托的“诚至金开1号”、“诚至金开2号”,还是吉林信托的山西富裕能源信托都出现了问题,矿业信托一时间成为继房地产信托的另一高风险所在。目前矿业能源的价格仍然没有大的起色。对于信托公司来说,如果煤炭市场继续低迷不休,作为融资方的煤炭企业将面临现金流进一步收缩,煤矿信托的风险势必加大。

  《投资者报》记者统计,共有98款矿业集合信托将在2014年-2018年到期兑付,发行量最多的依次是中融信托、华融信托和中信信托。

  过去几年,华融信托在矿石能源信托上算是步子走得快的公司之一。去年在集中兑付了超过60亿元的矿石能源信托后,今年仍然是兑付高峰期。记者统计,这些成立于2012年和2013年的产品,在今年兑付的数量多达10款。

  另一个难题是地产信托。今年以来陷入兑付危机的都是地产信托。目前公司处于存续期的房地产信托计划还有41只,也是集中在今明两年到期,规模达到45亿元。

 

所属类别: 都市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银监会  华融信托  兑付风险